大发一分彩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大发一分彩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移动通信技术领先的美国,为什么会“误入歧途”?

这段历史很值得美国思考,搞单边主义是不行的,还应走联合发展的正确道路。本来走在前面的美国后来怎么会落在了后面?现在在5G问题上美国又在犯老毛病。美国政府一心想把华为挤出去,死不回头,在这条死胡同里越走越深,结局很可能重蹈4G的覆辙。

张国宝

责编:邹松霖  

编审:张伟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2期)

最近有一篇《是谁谋杀了华为的竞争对手北电》,网上流传甚广,据说作者是一个叫作戴老板的写作高手。

文章有点长,虽然不是专业性的论文,但是也涉及到一些技术问题,要想认真看完、看懂也不容易。应该说这篇文章对移动通信的发展历史讲得是比较清楚、客观的。他里面讲到的北电就是加拿大过去著名的通讯公司北方电讯。

北电和美国的朗讯都是继承了电话发明人贝尔的衣钵,属于血统纯正,朗讯的贝尔实验室在科技界享有盛名。另一篇叫作《华为、北电和切尔诺贝利》的文章,作者自称是曾经在几家电信公司,包括北方电讯工作过的科研人员,他对前述戴老板的文章基本是肯定的,但是也略微表示了一些异议。

我也曾经到北方电讯在加拿大和美国边境附近的一个研发中心参观过。这个研发中心风景优美,为研发人员建设的别墅群掩隐在森林之中。当时我看了一言未发,而内心波涛汹涌。我想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才能为科研人员提供如此好的研发环境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啊?但是时间不到20年,世事居然沧桑巨变,北方电讯破产了,被肢解了,美国的朗讯也改换门庭了。过去名不见经传的华为倒成了美国举国要打击的高科技公司。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西方大公司买专利技术和标准时,

华为在网罗人才

北方电讯破产后,它过去的竞争对手都来抢食它的躯体,西方的一些著名大通信公司买走了它的专利技术和标准。这时华为也去了,但是华为的重点是网罗正失去工作的原北方电讯的科研技术人员,招聘成为华为的员工,甚至是一个完整的团队都挖过来。这为华为打开过去久攻未下的欧洲和其他地区市场发挥了重要作用。一些北方电讯的员工后来成了华为4G和5G研发的骨干。

这使我想起了不久前我写的一篇文章《中国的芯片产业为什么不尽人意?》。文章中我讲到了4个关键要素:人才、资金、体制和产业链。我特意还解释了一下,尽管体制和其他3个要素相互之间都有紧密的关系,但是为什么我没有把有些文章中讲得最多的体制放在第一位?这是目前中国经济界最时髦的说法。大家看,无论是加拿大的北方电讯,美国的朗讯、摩托罗拉,还是法国的阿尔卡特,他们的体制都是一样的,都是在资本主义社会,都是市场经济,可为什么这些巨头最后都垮掉了呢?所以我把人才放在4个要素的第一位。

我的这一看法当然在网上的评论中也受到了一些非议,这是我事先早有预料的。这两天看到前述的两篇文章,有感而发,再把我在关于芯片那篇文章中的观点炒一次冷饭。

在技术标准的选择上走了岔路,后来又想搞单边主义,美国最终误入歧途

《是谁谋杀了华为的竞争对手北电》一文中讲到了一个细节:“除了错失WCDMA之外,北电CEO扎菲罗夫斯基还押错了WiMAX技术标准。这门技术表面上是Intel、IBM和摩托罗拉等一众美国公司推动,实则背后推手是美国政府,后者用政治手段在3G标准提交截止9年之后,将WiMAX强行纳入成第四个3G国际电信标准。加拿大的北电紧跟美国,并不令人意外。”

后来的结局令人意外:WiMAX路线被欧洲等合谋做掉,北电大量投资打了水漂,无法转化成收入,2008年大发一分彩危机又让财务问题进一步放大。

我在之前写的《从小学生到勇立世界潮流》这篇讲述中国移动通信发展历程的文章中,也讲述了基本相同的内容。

我在第六节写道:欧洲在他们原有的技术基础上发展了基于F D D(频分多址)技术的4G标准。而中国的TD-LTE标准是基于TDD(时分多址)技术,但是TDD技术在信号上行和下行可以不对称,而FDD则上下行对称。TDD的不对称信号传输在4G阶段要传输视频等时却显示出优势,适合用于互联网。美国英特尔也发展了基于TDD技术的4G标准WIMAX,中国自知我们尚弱小,希望能与同为TDD技术的美国标准联合,但是英特尔视中国为小学生,不愿意与中国合作,只想要中国全盘采用WIMAX标准,联合不成。而此时欧洲的爱立信公司了解了TDD技术的优势和中国巨大的市场,主动要与中国联合,共同采用TD-LTE4G标准,这使得TD-LTE标准力量强大,而美国的WIMAX标准逐渐被边缘化,最终销声匿迹。

由于4G较之3G有着明显的优势,一旦4G应用后,原来使用WCDMA3G标准的通信公司就显得被动了。4G形成了TD-LTE和FD-LTE两个标准。我们通常说3G三个标准,4G变成了两个标准,在移动通信设备制造领域最初的十几个玩家现在仅剩下华为、中兴、三星、爱立信、高通等不多的玩家了。

这段历史很值得美国思考,搞单边主义是不行的,还应走联合发展的正确道路。本来走在前面的美国后来怎么会落在了后面?美国人很高傲,一直是老子天下第一。他根本不会把中国企业放在眼里。开始是在技术标准的选择上走了岔路,后来又想搞单边主义,最后使自己误入歧途。

现在在5G问题上美国又在犯老毛病。频率资源是非常宝贵不可再生的资源,美国政府在给移动通信分配频率资源时把中低频段先分出去了,给了军队的军用雷达等,而不适于搞5G的高频段现在要给5G。后来发现低频段比较适合搞5G,美国政府又把3.5GHZ拿出来让军队和民用合用。可是军民共用频段协调和谁优先肯定会产生矛盾,民用5G公司也不愿意。但是美国政府一心想把华为挤出去,死不回头,在这条死胡同里越走越深,结局很可能重蹈4G的覆辙。

2019年第1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1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